59年,毛主席的特赦令传到监狱,郑庭笈问杜聿明:我算不算顽固派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22-07-29 13:36  点击:
前言 郑庭笈原本是国民党49军中将将军,在辽沈战役中被中国人民解放军俘虏,开始了十多年的战俘生涯。 和杜聿明一样,作为战俘,在监狱的每一天都是战战兢兢,十年期间,每次集合整顿

前言

郑庭笈原本是国民党49军中将将军,在辽沈战役中被中国人民解放军俘虏,开始了十多年的战俘生涯。

和杜聿明一样,作为战俘,在监狱的每一天都是战战兢兢,十年期间,每次集合整顿,他都认为要去上刑场。

图 | 郑庭笈和夫人

然而,在1959年,当毛主席的特赦令传到功德林时,郑庭笈震惊不已,当他在特赦大会上听到自己的名字时,如重生一般:感谢伟大的毛主席。

被捕大虎山

1948年10月8日,郑庭笈率领十万大军向沈阳开拔,一路上硝烟滚滚,遮天蔽日,郑庭笈感叹:“我这千军万马,如此刀枪如林,解放军怎么挡?”

郑庭笈最为显眼,他身着戎装,头戴钢盔,脚上穿着国民党军官皮鞋,他坐在副驾驶上饶有兴致地说:“停车,咱们换下座位,我来开开车。”

郑庭笈好久没有自己摸过方向盘了,他边开边说:“这东西真是个好东西,想走的时候,一脚油门的事。”

手下人拍马屁说:“您在机械化军中真是受益匪浅。”郑庭笈站起来,望着前面黑压压的队伍,再次感叹道:“咱们这么多人,几十万人,这真是古今中外的大决战啊。”

两天后,廖耀湘来到49军中讲话,他说:“解放军这次攻打锦州,目的无非就是围点打援,我们只有断了他们的交通线,才能向北宁走。”

郑庭笈知道,蒋介石的意思很明显,要集中兵力向北宁路前进,目的是要牵制住包围锦州的解放军,解锦州之围。

虽然这战略不错,但如果切断解放军后方交通线,就有可能使解放军直接放弃锦州。所以廖耀湘做了最坏的打算,如果锦州沦陷,就退守沈阳。

他的小算盘还是逃不过中国共产党领袖毛泽东的慧眼,毛泽东早已经看出国民党的小动作,他告诉林彪:只要不怕切断补给线,让敌人占领彰武并非不利,等到锦州打得激烈,他根本没有时间增援。

蒋介石也命令廖耀湘火速赶往锦州,大家的意思很明白,锦州的战略位置不容小觑,此时此刻,郑庭笈手下的第195师奉命防守彰武。

不出毛泽东所料。

14日凌晨,解放军主力开始进攻,几百门大炮同时开打,锦州瞬间一片火海,坚固的城墙轰然倒塌,冲锋号一号,解放军如同洪水一般冲进去。

第二天下午,解放军占领锦州,国民党守军12万人瞬间飞灰湮灭,范汉杰化装成一个小老头跑出城去,不料还是被解放军发现,成为俘虏。

锦州出事,郑庭笈被吓了一大跳,解放军势如破竹,12万国军如同螳臂当车。

事生后,蒋介石火速让杜聿明重返黑土地,可他也无力回天,还没有几天,坚守长春的郑洞国没打一枪,乖乖放下了武器,郑庭笈这边一点希望也看不到了。

他说:“锦州就是一根扁担,一头是东北,一头是华北,现在扁担短了,怎么支撑起来两头?”

此时,廖耀湘的部队被突然阻击在了大虎山,当时林彪放出话:“誓死坚守大虎山,要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。”

林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出了名的猛将,廖耀湘紧急作出万不得已的方案:

第一,重新占领锦州,解自己被困之围。但这已经是天方夜谭,如果攻打锦州,无异于自投罗网。

第二,退守沈阳,但是去沈阳就会遭到重重包围,也是死路一条。

第三,攻占营口,火速到达港口,然后从海上逃跑。

最后,他紧急采取第三个方案,他命令郑庭笈,带领部队从公路向营口前进。

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统帅毛泽东洞若观火,早已经料到廖耀湘有这么一步棋,廖耀湘往哪里走都是死路一条。

殊不想,郑庭笈指挥第49军来到大虎山,和解放军展开激战,经过一天一夜,丝毫没有进展,就连他自己也身陷绝境,进来后再也出不去了。

可还没有等郑庭笈反应过来,解放军突然猛攻胡家窝棚的新六军指挥部,郑庭笈见势不妙,马上联系廖耀湘询问情况,但一直联系不上。

郑庭笈知道廖耀湘遇到了麻烦,他沉思许久,对战士们下令:死守大虎山,找到机会冲出去,后退者杀无赦。

因为郑庭笈知道,现在不管是去锦州还是退守沈阳,都是死路一条,现在他面前有两条路,要么放下武器投降,要么冲出大虎山,还有一线生机。

几天后,郑庭笈接到卫立煌的电报:“廖耀湘在胡家窝棚遭到解放军突袭,失去联络,下落不明,现在到处都是解放军,如何处置。”

本来还有一线希望的郑庭笈看到这封电报彻底乱了阵脚,他来不及回复,抓着地图在地图上寻找出路。

没几天,廖耀湘带着几个卫士惊慌失措地朝着郑庭笈的指挥部而来,这时候郑庭笈才知道,廖耀湘吃了败仗,惨不忍睹。

随后二人商量退守沈阳,一路上,整个49军士气萎靡,郑庭笈想到半个月前开拔沈阳的豪气,10万大军,仅仅10天的时间,就如此窝囊地铩羽而归。

现在解放军逐步缩小包围圈,郑庭笈在路上汽车又突然死在了路上,真是祸不单行,无奈之下,郑庭笈带着战士们朝着李家窝棚赶去。

不料,解放军火速包围了这里,郑庭笈成为了瓮中之鳖,残阳如血之时,解放军开始进攻,郑庭笈看到身边血流成河,他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想法了,脑袋中只有“保命”二字。

于是,郑庭笈带着几个随从逃离战场,也不知道往哪里跑,反正就是跑。但还是被解放军追上。

“站住,缴枪不杀!”

“我们解放军优待俘虏!”

郑庭笈几人听到身后的呼喊,战战兢兢地举起双手,转过身来。

身边的几个人下意识地掏枪,不料被瞬间击毙。

“谁反抗就击毙谁!”

“不投降就地消灭!”

站在冷风中的郑庭笈早已经无力回天,他静静地听着,四周的枪炮声逐渐减小,这意味着他的十万精锐几乎全军覆灭了。

图 | 国民党一名正在逃跑的高级将领被解放军所俘

再生功德林

“你叫什么名字,做啥的?”

监狱的狱友问着郑庭笈,郑庭笈不屑一顾:“郑庭笈,第49军军长。”

那人笑道:“来了这里,大家都一样。”

郑庭笈苦笑,反正都是将死之人,何必比来比去呢。

当时,他和王耀武等战犯待遇一样,受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待,按照被俘军官的级别,开放了小灶和中灶的待遇。

这让郑庭笈万分惊讶,但他仍然会认为,共产党绝对不会对几十年来累积下血海深仇的人施以仁义,日后必然会处死。

他这样想,其他的战犯必然也是这样想,但是他在监狱遇到的几件事,让他突然感觉到,共产党好像并不会处死他们,因为他在这里看到的和国民党中看到的根本不同。

第一件事:

在这里的战犯每天都会分成五个组,每天的计划一样,半天学习,半天劳动。郑庭笈被分配在一个比较好的组,他每天的任务就是给农作物浇水施肥,有时候还要喂猪等。

当然,他除了认识到了劳动的光荣,还懂得了粮食的来之不易,他亲自种下种子,施肥除草,见证了有很多狱友吃不饱的事情,就连看守他们的解放军每天都是稀饭馒头。

遥想当年在国民党,挥金如土,在南京中央大饭店,一顿饭他可以点十几个菜,每个菜没吃几口就放在一边。

他和王耀武闲聊的时候说:“现在想想我都脸发烧,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啊。”

很多时间,他都去和战友诉说这几年的感悟,王耀武也告诉他,上次去医院,全程没有戴手铐,没有守卫,共产党真的对我们太好了。

听说李仙洲养了一群猪,郑庭笈就每天去看望,路上一个小姑娘,解开了他的心结。

第二件事:

在回来的路上,郑庭笈因为忙碌一天,很累很累,正好遇到一个苹果树林,看到前面一片红红的苹果掉在地上。

他很想捡起来解解渴,然后朝着地上的苹果走去,不料刚走几步,一个小姑娘朝着他跑过来。

郑庭笈以为被看见了,赶紧走,不料小姑娘叫住了他:“爷爷,我捡起来了3个苹果,你是收苹果的吧,给你。”

说着就用衣服兜着三个苹果走过来了,郑庭笈惊奇地说:“你捡到苹果为什么不吃呢?”

小姑娘一句话让他泪眼婆娑,小姑娘说:“爸爸说,苹果是公家的,不能随便吃。”

郑庭笈感动不已,他心想,我这年过半百的人怎么活的,居然还不如一个小姑娘!说着,便向果树管理员那里走去,因为他也不会随便吃一个苹果。

郑庭笈作为曾经国民党高级将领,从这些小事中,逐渐看到共产党的伟大,都说毛主席是一个仁义的领袖,郑庭笈经过十年的磨练,终于认识到了这点。

以至于,当毛主席的特赦令传来时,郑庭笈根本不敢想这是真的。

1959年秋天,北京满山枫叶,在功德林监狱突然传来了一个好消息。

那天王耀武举着一张报纸在监狱里大喊:“好消息好消息!”

大家都围过来看,王耀武读着报纸:

在庆祝伟大的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,特赦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犯,关押满十年,确实改恶从善的人予以释放。

这是真的吗?郑庭笈就那么愣在原地,其他战犯都一哄而上,都在抢那张报纸,有的人激动地喊着:毛主席万岁,毛主席万岁。

还有的人喊着:“这下好了,我终于可以见到我的老婆和孩子了。”

愣在原地的郑庭笈细细算着,从1948年10月被俘到现在,再有一个月多就整整11年了,他完全符合时间条件,但是后面一个条件却让他有点担心。

这十年来,他一直在默默地劳动,虽然没有逃跑过,但有时候也发发牢骚,毛主席的特赦令白纸黑字明确规定,只有好好改造的,思想改造好的才行。

杜聿明告诉他说:“这体现了共产党和毛主席的伟大胸怀,这次除了几个人外,大多数都会被特赦,那些态度顽固的,只有好好改造日后也有机会的。”

郑庭笈知道杜聿明说的是黄维,在监狱的打人事件就是他干的,还曾经辱骂过管理人员。

郑庭笈轻声问杜聿明:“你说我算不算顽固派?”

杜聿明摇摇头说: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是头等战犯,罪恶严重,肯定没有我。”

杜聿明嘴上说着,其实心里还是抱有希望的态度的,此后很多天,大家干活都没有了动力,不知道到底会释放谁。

时间来到12月4日,第一次特赦大会终于来了,郑庭笈等人被带到了大礼堂,他们看到主席台上的横幅“特赦战争罪犯大会”,大家都激动起来。

在等待的漫长的几个小时内,他们的心都在砰砰直跳,不一会,最高人民法院最高首席法官开始宣读名单。

“杜聿明。”

“有!”

“王耀武。”

“有!”

“曾扩情。”

“有!”

“郑庭笈。”

当他听到自己的名字后,猛地站起来:“有!”

他自己突然热泪肆流,再看刚刚被点过名字的人,都在嚎啕大哭,当法官念完“确认释放”四个字后,剩下没有念到名字的人也哭将起来。

而郑庭笈,他的血一如凝固了一般,不知道怎么面对现在的情景,他听到有人说:感谢党,感谢毛主席给我机会。

向来不善于表达的郑庭笈也喊着:感谢毛主席,感谢共产党。

当他走上台拿到特赦证的时候,双手颤抖,泪水肆流,像个孩子一样看着大家,一直点着头,不知道要表达什么。

按照被特赦的要求,在北京有亲戚的可以去亲戚家里住,没有亲戚的,周总理会专门给安排工作和生活。

事后他才知道,原来周总理专门关心了他们每一个人,对没有归宿的人还专门进行了接见。

图 | 后排左三为郑庭笈

感谢周总理

郑庭笈被释放不久,有人告诉他说:“明天有首长接见,请不要出去,有车来接你。”

郑庭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虽然不担心这条性命,但就怕有什么麻烦事,会不会是重新调查自己?这一晚,郑庭笈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第二天,一辆轿车果然来接他了,他坐上车,看到车缓缓驶入了中南海西花厅,进来以后,她看到了周总理和陈毅,以及张治中和傅作义等。

郑庭笈看到这一幕嘴角笑了,周总理主动和他握手说:“你是当标兵的。”大家都笑了,周总理的亲切让郑庭笈热泪盈眶。

周总理对郑庭笈嘘寒问暖,坐在沙发上的郑庭笈十分激动,周总理说:“你现在家庭情况怎么样?家里还有谁?”

张治中对他作了一番介绍后,周总理又问:“那你前妻有没有再婚?”郑庭笈听出来了周总理的意思,这是在关心他的婚事。

郑庭笈的妻子叫冯莉娟,丈夫被捕后,冯莉娟回到了老家,后来来到北京找到了一份工作。

郑庭笈不知道如何表达,只能摇摇头,告诉周总理他现在没有勇气去见她,也没有脸面。周总理临走时笑着说:“你们一定要骨肉团聚。”

虽然有周总理的嘱咐,但郑庭笈根本不知道如何做,谁知道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让郑庭笈感动了一生。

郑庭笈和杜聿明溥仪等人,一同被周总理安排在了全国政协当文史专员,让他们补充历史资料,但他不知道,他的前妻冯莉娟也被安排到政协做打字员。

一天,有人让郑庭笈去打印室送资料,当他走进去后傻眼了,他看到的还是那个妻子,楚楚动人,安静温柔,郑庭笈吞吞吐吐地说:“我来送材料。”

郑庭笈不知道怎么说话,便急匆匆离开:“领导说这些材料不着急,你慢慢弄。”冯莉娟笑着说:“怎么你送来的资料,都是不着急的呢?”

冯莉娟一句话让郑庭笈很感动,他也知道这是领导故意撮合他俩,郑庭笈转过身去,含情脉脉地说:“娟,我对不起你和孩子。”

冯莉娟没多言,直接扑在了郑庭笈的怀抱里:“我想你啊。”说完二人抱着哭起来。

图 | 1964年郑庭笈和夫人在一起

周总理很清楚,这都是历史原因造成的,知道他俩恢复了感情,便组织他们尽快复婚。

在复婚典礼上,郑庭笈举着酒杯对杜聿明和王耀武等人说:“今天我要感谢一个人,那就是我的红娘,周总理。”

说完,他酒中带泪一饮而尽,有人说:“我们人老了,但是爱情不怕老。”郑庭笈更激动了,他扯着嗓子说:“我感激周总理的恩情,感激毛主席的恩情,感谢共产党让我重新开始。”

这一天,是郑庭笈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。

在党中央的关怀下,这位曾经的国民党高级将领,先后担任民革中央监察委员,北京市黄埔军校同学会顾问等职。

1996年6月9日,90岁高龄的郑庭笈在北京病逝。在临终前他说:

感谢共产党,我归宿于祖国,归宿于人民,我一生无悔。

 

    有帮助
    (1)
    100%
    没帮助
    (0)
    0%
    爱乐彩平台,爱乐彩官网,爱乐彩网址,爱乐彩下载,爱乐彩app,爱乐彩开户,爱乐彩投注,爱乐彩购彩,爱乐彩注册,爱乐彩登录,爱乐彩邀请码,爱乐彩技巧,爱乐彩手机版,爱乐彩靠谱吗,爱乐彩走势图,爱乐彩开奖结果

    Powered by 爱乐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