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,云南82岁老人状告4个儿子要求养老,儿子:一分不给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22-09-15 15:34  点击:
常言道“养儿防老,积谷防饥”,自古以来中国人便有多子多福的观念,认为儿女越多,等老年的时候就越有保障。 云南82岁的简阿婆一共生育了4个儿子,但是她却无人赡养,每天靠捡拾垃圾

常言道“养儿防老,积谷防饥”,自古以来中国人便有多子多福的观念,认为儿女越多,等老年的时候就越有保障。

云南82岁的简阿婆一共生育了4个儿子,但是她却无人赡养,每天靠捡拾垃圾生活。人们常说百善孝为先,在孝道氛围如此浓厚的社会环境下,简阿婆的儿子们为何全是“不孝子”呢?这背后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?

简德明

抛夫弃子的出走母亲

2013年5月,云南省永善县的民事法庭在梁家坝村组织了一场民事调解。

庭审现场就设在村口,原告席上坐的是已经82岁的老阿婆简德明,她今天闹上法庭,是因为四个儿子没有一个愿意赡养她。

庭审现场

简德明已经早出晚归地捡了五年垃圾了,如今因为身体原因,她再也捡不动了,因此想让4个儿子每人每月给她30元的赡养费,再给她找一处住所安身。

一个人30块钱,不过是一餐饭几包烟的小钱,然而四个儿子却不约而同地表示:“一分都不会给!”

负责调解的法官正想询问缘由,二儿子李泽乾却突然失声痛哭,他对简阿婆说:“明明是我既当爹又当妈,辛辛苦苦养大了他们,凭什么你来求赡养!”

为何二儿子李泽乾会说是自己养大了弟弟们呢?就算当年简德明不负责任,没有照顾孩子们,那老大为何对弟弟们不管不顾呢?

李家的四个儿子

原来,简德明的这四个儿子里,老大只是继子,简德明与李泽乾的父亲是二婚。

据李泽乾的兄弟们所说,当年母亲不顾他们年幼离家出走之前,一共跟父亲生育了五个子女,当时二儿子李泽乾也才14岁,最小的孩子仅4岁,正是需要母亲照料的时候。

母亲简德明不负责任一走了之,父亲本来就年纪大了身体不好,他照料孩子们过度操劳,再加上妻子离家让他气郁攻心愤恨难平,只过了两年便郁郁而终撒手人寰。

母亲跑了父亲死了,大哥不是亲兄弟,而且还早就已经结婚生子分家了,仅仅16岁的李泽乾,不得不辍学务农,自己来照顾弟弟妹妹们,四个弟弟妹妹,全是他含辛茹苦带大的。

李泽乾

母亲这一走就是15年,再归来时竟是为了“截胡”,要求已经长大的孩子们养老。简德明之所以只把四个儿子告上法庭,那是因为这个简阿婆认为养老是儿子的事,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,因此没有把那两个女儿也告上法庭。

儿子们当庭拒养,那离开的15年,简德明去了哪里?有没有再生育过其他子女呢?

当年简德明抛夫弃子究竟去了何处?据简德明自己所说,她当年不是离家出走,而是出于不得已,要去救自己的另外一个儿子。

原来,简德明的前夫罗某,是四川省平昌县人,他与简德明有过近十年的婚姻关系,在婚姻存续期间,他们俩还生下了一个儿子,叫做罗英华。

简德明

因为日子清苦感情不睦,后来简德明与前夫离了婚,又辗转来到云南嫁给了李泽乾的父亲。李泽乾的父亲勤劳能干,本来婚后两人的生活过得还可以,但是他们接二连三下蛋一样的生了五个孩子,日子很快便捉襟见肘。

因为孩子多又要弄庄稼,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儿在等着简德明,这样劳累又贫穷的生活,让简德明日渐不满心生委屈。

简德明本来就想逃离这贫穷劳累的生活,恰巧1979年的一天,前夫罗某跑到云南来找她,先是一番情真意切地关怀体贴,后来又告诉她说,儿子罗英华因为玩火药枪,发生意外被炸伤了腿,儿子如今躺在床上无人照料甚是可怜,罗某还说:“你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,也应该弥补一下罗英华缺失多年的母爱。”

就这样,前夫甜言蜜语卖惨打感情牌,简德明最终决定抛下这里的五个孩子,跑去四川给罗英华母爱关怀了。

听说简德明要走,李家的丈夫跟孩子们自然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,一家老少围着简德明涕泪横流求她不要走,然而简德明去意已决,硬是跟着前夫回了四川,这一走,就是三年杳无音信。

如果简德明只是走了三年又回来,孩子们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心结难以打开?

按简德明自己的话说,她是身在曹营心在汉,虽然义无反顾地跟前夫走了,但是心里却时常牵挂着远在云南的五个孩子。因此离家后的第三年,她无意间听说云南的老公竟然病逝了,便决定和前夫一起回去照料李家的五个孩子。

简德明

简德明从四川回来了,还带回了一个男人,说会和他好好干活照顾几个孩子。孩子们听说后自然很高兴,哪知虽然母亲和继父回来了,但5个孩子的生活却根本没有任何改善,因为继父罗某好吃懒做,对他们不管不顾,孩子们反而要将辛苦种出来的粮食蔬菜给继父吃。

这样的日子没过几个月,长期以来承担着家长责任的李泽乾,便联合弟弟们和族里的几个长辈,将继父罗某给赶走了。

可是赶走了继父,母亲竟也跟着要走,两个人还里应外合,在走之前,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和粮食洗劫一空全部变卖。

简德明

受尽苦难的李家兄妹

原来母亲回来一趟,不是来照顾他们的,而是来分家产的。母亲拿走了所有的粮食,可怜几个孩子食不果腹、忍饥挨饿过了好长时间,有时候他们会去亲戚邻居那里挨家挨户地去借粮食,但是那些年大家都不富裕,谁又敢一直大方地接济这么一窝的孩子呢?

很快他们便借不到粮食了,借不到粮食就只能挖野菜,吃得几个孩子个个满脸菜色有气无力。转眼间天气转冷北风呼啸,5个孩子只能穿着薄衣单衫喝西北风!

说起这些往事,已经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个个泪流满面,说起母亲简德明,每个儿子都是满脸的厌恶。

尤其是老二李泽乾,他根本一眼也不愿意看见那个所谓的妈,因为母亲出走父亲离世,这么多年来,他只顾着想办法挣钱照顾弟弟妹妹,没有上过什么学,本来想去当兵,也因为家里弟妹太小而放弃了。

因为没文化没出路,李泽乾只能跟着村里的瓦匠班在镇上县里做苦力打零工,如今已经五十多岁了都不敢停下。李泽乾在镇上做苦力,他母亲简德明在镇上捡垃圾,偶尔母子二人相遇,也总是形同陌路无话可说。

简德明

老二李泽乾过得不好,剩下的两个兄弟也是一个比一个惨。

三儿子李泽熙是个残疾人,1995年,年轻的李泽熙外出务工,本想着能挣点钱改善家庭条件,哪知在打工时不小心受伤,导致左腿高位截肢,这些年来他丧失了劳动能力,一家人只能靠低保勉强度日。

都已经是残疾人了,李泽熙竟然还不是兄弟们中间最困难的那一个。李家兄弟中最小的儿子李泽兴,原本有哥哥姐姐们的照顾,日子应该好一点,哪知他也是命途多舛,生了一个儿子竟然是脑瘫,脑瘫儿即便成年了也需要人照顾。

李泽兴

李泽兴的妻子又体弱多病时常服药,李泽兴哪里都去不成,跟他二哥一样,只能在镇上县里就近打零工,一家三口,到现在还住着几十年前的祖屋,老屋历经近40年风雨,早已经是摇摇欲坠断瓦裂缝,李泽兴却无钱修缮,只能继续住着。

既然李家的兄弟们过得都如此艰难,简德明对他们又没有什么付出,那她为什么不去找前夫的儿子罗英华呢?

原来,简德明不是不想找那个儿子,而是罗英华那时候玩火枪被炸伤腿,也落下了一点残疾,如今日子比起这三个儿子来也是一样的糟糕,根本就养不起简德明。

李家的祖屋

简德明是1979年从李家出走的,中间和前夫回来两个月,卷走了李家的粮食和值钱物件,1994年前夫死了,简德明无家可归才来到这里。

整整十五年,简德明对五个孩子不闻不问,一回来就是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要求赡养。刚开始儿子们对她还没有这么厌恶,简德明能在各家轮流住,甚至在小儿子李泽兴家里一住就是11年。

但是这个从没有养育过孩子的老阿婆,她对孩子们没有过任何愧疚,回来后竟然还挑肥拣瘦,嫌这家伺候得不周到,嫌那家做饭不合她的口味,嫌儿子孙子待她不够亲厚,一天到晚能找出来无数吵架的由头。

简德明

2008年的一天,简德明又大闹了一通,还说要离家出走,扬言就算饿死在外边也不要这几个没良心的儿子管。

结果简德明在出门几公里的镇上捡了五年垃圾,如今年老支撑不住了, 于是食言了,还把儿子们都给告上了法庭。但是儿子们对她早已是恨之入骨,没有人愿意赡养她,即便是开庭调解,也根本调解不了。

恶母胜诉老有所养

首先大儿子表示自己不是简德明的亲生孩子,他的母亲早在1961年就去世了,简德明这些年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管不问,又哪里会照顾他?因此大儿子认为自己没有赡养义务,再说自己家庭条件也不好,亲生儿女就有六七个,怎么轮得上他来赡养呢!

大儿子

对于大儿子的说法,简德明很不认同,她认为自己嫁到李家的这几年,对继子也是视如己出付出了很多。既然大儿子不是亲生的,简德明又出走了那么多年,让大儿子赡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,所以这一条路,基本是断了。

简德明依然坚持让余下的三个儿子出赡养费。二儿子李泽乾依旧是一口回绝,他的两个弟弟也都站出来为哥哥作证,说母亲当年没有尽到抚养子女的责任,种瓜得瓜种豆得豆,今天他们不愿意赡养简德明也是应该的。

简德明的四个儿子和代理人

法庭上双方一度剑拔弩张,三个儿子与已经82岁的老母亲各执一词争吵不休,调解半天也没有结果。

在庭审的辩论中,简德明的律师指出,简德明出走的时候,二儿子李泽乾已经年满14岁,最小的弟弟也有4岁,数年乃至十几年的养育时间,怎么能说简德明没有抚养子女呢?虽然简德明作为母亲没有尽到完全的抚养责任,但是不能说她完全没有养育子女的功劳,因此律师认为这几个儿子均有赡养简德明的义务。

简德明和她的律师

永善县民事法庭在审理后认为,简德明状告的这四个子女对她均有赡养义务,理由也不复杂,除了简德明真的曾经抚养过他们之外,还在于法律的支持:

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: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,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,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的父母,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。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义务,不仅发生在婚生子女与父母间,而且也发生在非婚生子女与生父母间,养子女与养父母间和继子女与履行了扶养教育义务的继父母之间。我国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第十九条则规定:赡养人不得以放弃继承权或者其他理由,拒绝履行赡养义务。赡养人不履行赡养义务,老年人有要求赡养人付给赡养费等权利。赡养人不得要求老年人承担力不能及的劳动。

从《婚姻法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可知,大儿子作为简德明的继子,也是负有赡养义务的。而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第十九条简单来说,就是父母有没有尽抚养义务,子女都是必须尽赡养义务的。

虽然李家的四个儿子都很不情愿,但是最后,调解法庭还是依据法律判决四个儿子对简德明均有赡养义务。

简德明和家人吃饭

从2013年8月1日起,四个儿子每人每月要给简德明50元的赡养费,李家四兄弟也表示会尊重法律的判决,按时支付抚养费给母亲。因为简德明还没有住处,最后是三儿子李泽熙接纳了她。

简德明终于达到目的获得了赡养费,但是母不慈子不孝,她即便能老有所依,也永远得不到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,因为“乐”的根源是爱!在孩子儿时不尽责任不播种爱的父母,自然也难以得到孩子的真心奉养,而真心,才最是可贵!

 

    有帮助
    (1)
    100%
    没帮助
    (0)
    0%
    爱乐彩平台,爱乐彩官网,爱乐彩网址,爱乐彩下载,爱乐彩app,爱乐彩开户,爱乐彩投注,爱乐彩购彩,爱乐彩注册,爱乐彩登录,爱乐彩邀请码,爱乐彩技巧,爱乐彩手机版,爱乐彩靠谱吗,爱乐彩走势图,爱乐彩开奖结果

    Powered by 爱乐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